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驱魔师阴家》青之驱魔师第二季 月读 月读 驱魔师阴家LOLI控

《驱魔师阴家》青之驱魔师第二季 月读 月读 驱魔师阴家LOLI控

发布时间:2019-08-23 00:03:41编辑:百小白来源:小说作者:白如今 状态:已完结

经典小说《驱魔师阴家》由白如今所编写的悬疑灵异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寒石,琼蕊,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直到夜里,快到了女鬼出现的时间,才见那一人一犬,提着一盏惨白的风灯,慢慢的出现在门口。灵佩的那一袭黑衣溶在夜色里,看不分明,白惨

>>>《驱魔师阴家》在线阅读<<<

《驱魔师阴家免费试读


直到夜里,快到了女鬼出现的时间,才见那一人一犬,提着一盏惨白的风灯,慢慢的出现在门口。灵佩的那一袭黑衣溶在夜色里,看不分明,白惨惨的烛火就映照在她浓妆艳抹的脸上,照亮了琥珀那一身磷光似的毛发。

在门口焦急等候的家丁丫环忽而就齐齐的退开,似乎觉得这神秘莫测的黑衣女子,竟然要比那女鬼都来的可怕。

黑衣女子就那样提着一盏素白的风灯,领着狗,冷冷的步入庭院。也不需要人再次引领,便径直的穿廊过院,来到了那排在堂前的道场边上。

将风灯搁在祭台上,黑衣女子去解背在琥珀身上的黑色行囊,打开排开,却只是一壶酒,一只琥珀色的杯子。

不曾回头,灵佩对着身后那些围观的家丁丫环冷冷道。“不想死的话,都给我滚回去睡觉,谁敢偷看,这便是下场!”说着,黑暗中只见黑衣女子一挥手,手间,宽大的黑色袖子里便有一道银弧划过,也不见怎么的,摆在正堂门前的那个巨大雕石就被斜斜的劈成了两半,陡然滑落下来!

众人惶恐的一声惊叫,一哄而散。

偌大的堂前院落里,只剩下一人一犬。院子里的灯笼寂寥的闪烁着,在有些寒冷的风里,簌簌发抖。

忽而,就有明亮的月光涌现,洒下一大片水银样的白。

稀稀落落的风里,有一个缥缈虚幻的哭声,悲悲戚戚的摇曳而来,穿过那些悬挂着的灯笼,水纹一样的,四面八方的向中心聚集。

“离君……你好狠的心哪……这里好冷啊……离君……为什么不见我……”那个悲切的声音再次重复着昔日的话语,忽而却一转方向,就要向殷离君寝室的方向逸去。

然而,经过那断裂成两半的雕石前,忽而就是一声惊呼,一下子退了回来,又是一迭长短不一的哭泣。

雕石的断面上,陡然爆起银色的剑气,照亮了黑暗中突进的女人的脸!哭泣的女鬼飞速的掩盖了脸面,一晃身,又消失了踪迹。

黑衣女子便是一声冷笑,手掌里翻转的银光一动,快速的收回袖子里——刚才,她有意的斩断了殷离君门户方向上的那个雕石,让剑气注入在断面上,及此形成一道无形的屏障结界,阻止一切不干净的东西靠近。

“为什么阻止我……”那个凄厉哀叫的声音,拖动着长长的尾音,打着唿哨绕着灵佩旋转,即使看不见对方的身形,黑衣女子还是感觉到了一双冷厉狠绝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她!

然而,黑衣女子却伸出手来,弹了一下琥珀色的杯子,在那一声清脆悦耳的响动声里,冷笑,“不要再装了,唬不了我的。过来喝一杯如何?”说着,一举杯,那美酒就被窸窸窣窣的倒在了地上。

长久的沉默里,面前的白色风灯中,忽而就显出一袭淡蓝色的影子来。

“果然是阴小姐——奴家月读,见过小姐。”风灯里的那个影子,认出了面前的这个黑以女子,一下子就恢复了安详与平静,一张姣好的脸缓缓垂了,轻轻道万福。

其实,即使成了鬼,面前的这个女子还是很好看的,没有丝毫的狰狞。而且,身边的琥珀一直不曾出声吼叫,说明这女鬼本心是善良的——琥珀的那双眼睛,不但有洞察神鬼妖怪的能力,还能洞穿内心,看出一个人的真本善恶。

黑衣女子冷笑着垂了眼睛,再倒出一杯酒,慢慢的倾倒在了地面。似乎,灵佩不会笑,唯一的笑,只是那个近乎自嘲,又嘲讽世人的冷笑。

淡蓝色的影子,忽而就抬起了苍白的手腕,腕子里有了一个琥珀色杯的影子。女子不喝,反而也朝着脚底倒去,然而,脸上却很快有了陶醉的神情,轻轻的吟出一句诗来,“兰陵美酒郁金香,玉碗盛来琥珀光。这兰陵的美酒‘郁金香’,也只能用这琥珀样的玉杯来盛,才显得般配。”

“你倒很懂酒。”黑衣女子终于抬了眼,从风灯昏暗苍白的光线里,观察着对方那张秀美却血色全无的脸。

“以前活得久了,自然什么都懂一点……”淡蓝色的影子轻轻说着,声音里却有着掩饰不住的哀伤,轻轻的就叹了口气。“以前觉得永生是一种累,所以放弃了一切,随他而来,只奢求这一场百年的携好。可不料造化弄人……”

造化弄人呵,生命里该逝去的,便一定会逝去。

听得对方如此的感慨,莫名的,黑衣女子的心,也跟着一颤,下意识的,便去抚摸手腕上的那一串残碎的紫水晶。

“你太执著了。”黑衣女子终于深深的看了对方一眼,点透。

“能不执著么?孤注一掷的,究竟是为了什么。”淡蓝色的影子又是一声叹,苍白的手静静把玩着那个琥珀色的杯子。

然而,黑衣女子的眼神陡然雪亮,袖手便捏紧了那一段剑柄,声音恢复了冷淡,低声,“你还在执著什么!都已经死了,难不成,此次前来,却是要残害别人的性命吗?”她见的多了,深爱的双方,如若有一方死去,另一方多半也会在不久后也死去——世人都以为是伤心过度,造成了早殇。孰不知,死后存在的灵魂,反而比生前要可怕的多,狠心的多!往往就是那死前不舍的一点执念,却驱使着它们,化为鬼魂后攫取爱人的灵魂!

黑衣女子的身子刹那绷紧,眼睛雪亮中,透出了一股萧杀。

“不,”然而,看着那个黑衣女子全身戒备,淡蓝色的影子反而慌张起来,轻轻摆着苍白的手腕,轻声,“我不想害他,真的……我只是,只是想再看他一眼,看他过的好不好。”

身侧的琥珀微微耸了一下鼻尖,却依旧不曾叫出声。

这么说,刚才那话,说的倒是真心的。

黑衣女子的手指微动,那短剑就重新滑入袖子里,犹豫了一下,灵佩却是一声冷笑,“好,我带去你,再看他一眼。”

说着,素手一挥,一线银白直接射到了那两半的雕石上,将那巨石打得粉碎。黑衣女子收剑,领着自己的爱犬,率先便朝殷离君暗淡的房间走去。

“我只是奇怪,”一边走着,黑衣女子却忍不住问,一边将贴得满门的黄色符咒撕了。“你的魂魄,怎么不曾被勾魂的黑白无常收了,反而能自由的在人间游荡?”

“虽然剔除了满身的妖力,”淡蓝色的影子静静的跟在她身后,一边躲避着那些纷飞的符咒,一边轻声回答着,“骨子里的能力还是在的,我的能力就是吸收月华。死的时候恰好是满月,就阻止了灵魂出壳。我在泥土里吸收了数日的月华,才堪堪凝成了具体的形象,这才能逃过冥界的追捕,到这里来。而且……”然而,淡蓝色的影子却吞吐起来,欲言又止的,忽而就沉默了,不肯回答。

黑衣女子也没工夫再听,双手轻轻一推,从里面反锁的房门便浑不受力的打开来。门廊上的一面八卦镜显示出耀眼的金光。

身后的淡蓝色影子便是一声轻叫,躲在灵佩的影子里瑟瑟发抖。

“雕虫小技。”黑衣女子一声冷笑,抬手就将那八卦镜丢到院子里,摔成了一堆碎片,却提高了声音,冷冷的,“殷公子,不要再装睡了,我带来了一位故人,不想一见吗?!”

果然,听得黑衣女子那一声叫,黑暗的床榻里便响起了一阵窸窣,一个黑影哆嗦着摸下床来,点燃了房间正中的琉璃宫灯。柔和的光芒一跳,映亮了三个人的面容。

“离君……”淡蓝色影子的声音忽而就颤抖了,明明是魂魄,却有了水样的泪光。

“月……月读……”殷离君干巴巴的叫了一句,声音说不出的艰涩,只是站在那里不肯动,双手紧握了桌上的琉璃宫灯。

“离君……”影子样的月读终于忍受不住,轻飘飘的飘过去,想要拥抱自己的恋人。

“别过来!”殷离君的反应却出奇的大,下意识的便后退了几步,双手高举琉璃宫灯,瑟瑟发抖,直喘粗气。

“我不怪你,真的……”月读的声音依旧是轻飘飘的,夹杂着说不出的委屈,一双白色的腕子伸出来,慢慢的朝男子靠近。

然而,男子手中的琉璃宫灯,忽而就狠狠地掷了过来,径直穿过那个缥缈的淡蓝色影子,直直的摔在地上,粉碎!微弱的火苗抖动了一下,终于熄灭。

众人的眼前就是一暗!

黑暗中,男子的身子猛然一扭,就将什么抓在手里,朝靠近的女鬼狠劈下来!

“啊!”黑暗中的淡蓝色影子一声惊叫,捂住了头退开来,与此同时,黑衣灵佩摇亮了火折子,整个房间又是一亮。

一切退开来,殷离君的手里紧握着一柄带满符咒的木剑,双眼却莫名的瞪大,无法呼吸似的喘着粗气。

他劈中的那个,他劈中的那个,究竟是什么怪物!

由于受伤过重,月读再也无法维持形体,展现在他们面前的,竟然是一个头下脚上的怪物!披散的发拖在地面上,划出一道道的血迹,一双脚上吊似的伸直,直直的指向屋顶!月读就用自己的头颅,一步步的移动,一双充血的眸子从散发中射出来,幽怨狰狞的看着所有人!

“怪物!”寝衣男子猛地一声怪叫,持木剑再次劈下来!

然而,剑到半空,蓦地粉碎成无数的齑粉,殷离君怔怔的握着满手的粉末,看一线银白快速收回到灵佩的袖子里。

寂静的屋子里,陡然爆发出一声饮泣。

淡蓝色的影子哭泣着,平躺下来,一张苍白却沾满血的脸,终于从散发里露出,苍白的手陡然捂住了脸,爆发出一切的委屈。“我……跌落山崖的时候,是……头着的地啊……我也不想

《驱魔师阴家》 精彩点评

黑暗向,种马推土机,春秋时期。不得不说这主角(寒石,琼蕊)原先是还有感情的,当真心爱主角(寒石,琼蕊)的两个妹子被一个算是爱主角(寒石,琼蕊)的女主(寒石,琼蕊)嫉妒给阴死,甚至连孩子都流产了。虽然 这女主(寒石,琼蕊)被主角(寒石,琼蕊)关一个院子给关疯了。但这主角(寒石,琼蕊)彻底成推土机,没有感情了,一路BABABA推倒N个妹子,大结局更是丧心病狂和自己的女儿BABA还生下孩子

驱魔师阴家

驱魔师阴家

作者:白如今类型:悬疑灵异状态:已完结

黑暗向,种马推土机,春秋时期。不得不说这主角(寒石,琼蕊)原先是还有感情的,当真心爱主角(寒石,琼蕊)的两个妹子被一个算是爱主角(寒石,琼蕊)的女主(寒石,琼蕊)嫉妒给阴死,甚至连孩子都流产了。虽然 这女主(寒石,琼蕊)被主角(寒石,琼蕊)关一个院子给关疯了。但这主角(寒石,琼蕊)彻底成推土机,没有感情了,一路BABABA推倒N个妹子,大结局更是丧心病狂和自己的女儿BABA还生下孩子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