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山河盛宴》山河盛宴顶点小说 Basher 山河盛宴别扭受

山河盛宴

古代言情连载中

《山河盛宴》为天下归元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两人都对这陌生词儿露出一丝茫然表情,燕绥目光在酒壶上一转,指尖一弹弹开盖子,微微一嗅。 文臻心想还是这个家伙厉害啊,虽然没懂,但

阅文集团|更新:2019-08-06 16:01:33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山河盛宴》为天下归元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两人都对这陌生词儿露出一丝茫然表情,燕绥目光在酒壶上一转,指尖一弹弹开盖子,微微一嗅。 文臻心想还是这个家伙厉害啊,虽然没懂,但

《山河盛宴》免费试读

两人都对这陌生词儿露出一丝茫然表情,燕绥目光在酒壶上一转,指尖一弹弹开盖子,微微一嗅。

文臻心想还是这个家伙厉害啊,虽然没懂,但这么快就反应过来了。

“或者,是举告?”她眯起眼,“闻出来了吧?酒中有东西对不对?两位,我不知道你们是什么人,也没兴趣知道,也不想打扰两位说话,我来,就是想和两位做个交易哈。”

她语气微微一顿。

就在方才,她说话时,也不知道哪句话触及了谁的敏感神经,飘摇烛火下,仿佛林飞白的神情略有变化。

又或者只是烛火被风掠动?

文臻并没有在意。

听到交易两个字,林飞白抬头,燕绥却根本看都没看她。

这个人一张脸美至炫目,心思也似深海难测,文臻不知道他是怎么确定这笔交易和他无关的,但很明显,相比于林飞白,她宁愿被这人无视。

“这位……林公子?”她道,“一千两,让我走,以后也不找我麻烦,我就告诉你是谁让我下毒的。”

林飞白皱起眉,眼光顿转蔑视,“规矩没有告诉你不能透露雇主消息?真是杀手之耻。”

“第一,我不是杀手,无需遵守杀手业职业道德;第二,这对您来说是好事不就行了?成大事者,干嘛总拘泥于这些细枝末节?”

“我不和无信无义的人交易。”林飞白起身,“我也不会阻拦你离开。也没兴趣知道这个下毒的人是谁。我林氏纵横沙场数十年,冤仇无数,都去追索担忧,那也不用吃饭睡觉了。”

他语气冷淡,眉间自信骄傲却有如实质般迫人,文臻托腮看着他,心想这个逼装得我给一百分。

林飞白转身就走,走到门口忽然停下,也没回头,只冷冷道:“最近几日我三次被刺,想必是阁下的手笔,拜托阁下,派点中用的人来,别总用一些阿猫阿狗侮辱我,知道的人知道你手头无人,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失势了。”

说完袍角一掀出门去,文臻觉得刚才评分错了,一百二十分妥妥的。

文臻笑眯眯目送林飞白头也不回出门去,又一次心想他今晚来到底是为嘛呢?

燕绥忽然道:“他没兴趣,我有兴趣,来,说说看。”手指一弹,弹出几张银票。

银票却没有落到文臻手里,在文臻面前的烛火上方停住,文臻伸手要拿,银票立即急速对着烛火坠落。

“别急啊。”燕绥道。

“好气功。”文臻笑。

然后她拿走了蜡烛,一口吹灭了烛火,伸手一抄将银票收进手中,笑道:“谢了啊。”

燕绥弹指——下一刻他弹指的动作停住。

文臻在他对面,蘸着酒水,在桌上划了一条线。

燕绥一眼之下,心神震动,险些骂娘。

这线为什么不画在中间!

为什么将桌子分成一半大一半小!

为什么画得歪歪扭扭!

浑身汗毛都似要竖起来,每个骨节都想要扭动,皮肤上似有蚂蚁成排舞蹈,每个毛孔都在大喊难受。

燕绥立即忘记银票,抓过帐幔忙着先把桌子擦干净。

下一秒文臻手中多了一把刀,探手一划,嗤啦一声,帐幔一角布料悠悠坠地。

燕绥手一顿,扔开帐幔,正转目寻找别的可以用来擦拭的东西,文臻手一拍,刚才那个坠地的一角布料被拍到他眼前——歪斜的,不对称三角的,边缘丝线长长短短拖拽着的。

燕绥又一顿。

文臻手一挥,嚓一声轻响,矮几塌下半边。

一条桌子腿落地。

燕绥再一顿。

文臻动作行云流水,抓过地面坐垫——

“够了!”

燕绥没有再被逼停顿,抬手一拂。

矮几连同坐垫以及室内一切可以移动的事物都猛然一颤,翻腾而起,在半空中穿梭翻转,下一瞬同时化为无数灰黄色的齑粉,在天地间飞旋浮沉,烛火因此猛然一黯。

端坐于暗沉烛火灰黄齑粉中的燕绥,因这回旋的风衣带飘飞,于模糊中透出玉白容颜,恍惚间妖魅难言。

文臻仰头看这一幕奇景,眼神惊叹。

燕绥却没来由觉得她像在看猴戏,自己就是那只被迫演戏的猴。

一声呼啸,木屑布屑卷往室外,被夜风刹那掠走。

室内空荡荡,没有了任何可以用来作伐的物事。

燕绥抬眼,似笑非笑看文臻,下一瞬,嘴角弧度一撇。

对面,文臻嘿嘿一笑,抬起手。

掌心里,一截被切断的、切口歪斜、因力气不足,边缘也不平滑的,桌子腿。

……

室内的安静有些迫人。空气似被什么隐形的力量绞成丝索,随手一抖,便能将人牢牢捆住。

但文臻很明显滑不留手,捆不住。

她笑眯眯掂着桌子腿,眼睛弯弯,似乎掂着的不是木头,是一块狗头金。

有些人一看就很大尾巴狼,仅凭气场便能忽悠人夹紧尾巴乖乖做人。

但她恰好来自现代,知道严重的强迫症是怎样的一种无形的绳索。

生理上的问题可以控制,心理上的毛病却和自身能力无关,相反,倒可能越强大越严重,越难以解决。

她这一连串逼死强迫症的动作,是要告诉他,我可以帮助你,你别动不动再吊我一次。

但她同样知道,这里是古代,是人命如草芥王权大如天的古代,当她暗示对方她已经掌握了对方的软肋的时候,接下来她就要小心自己的狗命了。

这个人,在发现有人拥有能影响他的手段之后,正常情况下,应该都是让那人变成死人吧。

对面,深井冰在笑着,无害的模样。

她却永远记得第一次见面吊在屋檐对面的冰冷的尸体。

为防被不打招呼就下手死得冤枉,她飞快地开口:“我还欠你一个人情哟。”

随即把桌子腿抛出门外以示诚意。

燕绥一顿,文臻的这句回答完全出乎他意料之外,那个被迫欠的“人情”,正常人都不会理会,这小丫头是想干嘛?

“哦?”他笑,听不出喜怒,“怎么,想拿命来还?”

“要我的命你会减一斤肉嘛?”

燕绥一默,这丫头讲话真怪,正常人不是应该说“要我的命你会多长一块肉?”

文臻瞅瞅他,古代人啊,不能理解现代人对减肥的执念啊。

再瞟一眼他的身材——刚才那句话还是说错了。她探身过去,捏了捏燕绥的腰,目光亮亮:“好瘦……羡慕……”

燕绥:……

天塌了吗?地陷了吗?东堂被南齐大燕大荒同时攻打了吗?改朝换代了吗?

不然这世上怎么会发生这种事?

大抵他的表情有些太奇怪,文臻想了想,又捏了他另一边的腰一把,歉然道:“抱歉,忘了哈,你要对称的。”

燕绥:……

不,我好像不需要这种对称……

纵横皇宫朝廷二十余载的宜王殿下,生平头一次出现“茫然”这种对他无比陌生的情绪,以至于刚刚酝酿出来的杀气一个跟斗云不知道哪去了。

但是宜王殿下什么时候吃过亏?

一瞬之后,反应过来的燕绥,伸手捏了一把文臻的脸蛋。

“好胖,肉真多。”

说真的,这丫头皮肤粉团团的,手感滑腻,捏了不亏。

想了想,又捏了另一边一把。

“来,对个称。”

捏完,身子舒服地向后一仰,摊开身体,一副你完全可以摸回来但是我也绝不会吃亏的姿态,眼光在她某个正在发育的重要部位上,略带嫌弃地一掠而过。

文臻用脚指头都能想到他的潜台词。

下次你再摸我,我就回敬你胸。

文臻:……

MMP。

《山河盛宴》精彩评论

    我看的是心惊肉跳,这《山河盛宴》是在走钢丝。虽然表面上是青春校园故事,但阴郁沉重的笔风,还有隐约透露出来的背景,充满了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压迫感。类似没有经历过社会主义革命延续下来的民国政体,正值世纪末,动荡不安的国际秩序,磨刀霍霍准备下场收割的资本大国,经济萧条下一批批下岗的国企工人,主角(文臻,燕绥)通过前世在东北大下岗的经历,敏锐的嗅到了雪崩的气息,急于自救。但主角(文臻,燕绥)只是工人家庭的中学生,除了学习什么也做不了。而在校园里岁月静好,情窦初开的少男少女们嬉笑打闹,浑然看不出覆溺将至的预兆,只有主角(文臻,燕绥)痛苦的预见了即将到来的苦难,迷茫和绝望之下,以至于对女生们的示好无动于衷……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