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逆封神》封神英雄榜逆推姬发 完结版 逆封神全文免费阅读

逆封神

仙侠连载中

完结小说《逆封神》是张德坤最新写的一本仙侠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朱海,那处,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此地夏季多雨,潮湿,瘴气横生,因此人人都好饮酒,食辣,这固然是当地风俗,另外一方面也是为了借助这等燥烈之物来驱除浸体的阴湿之气。

阅文集团|更新:2019-06-22 08:01:34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完结小说《逆封神》是张德坤最新写的一本仙侠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朱海,那处,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此地夏季多雨,潮湿,瘴气横生,因此人人都好饮酒,食辣,这固然是当地风俗,另外一方面也是为了借助这等燥烈之物来驱除浸体的阴湿之气。

《逆封神》免费试读

此地夏季多雨,潮湿,瘴气横生,因此人人都好饮酒,食辣,这固然是当地风俗,另外一方面也是为了借助这等燥烈之物来驱除浸体的阴湿之气。所以通常酒这类的饮用之物,就是放在寝居之中。

所以朱海首先进入的就是犬乙的寝室。这族中巫祭想来是自身隐秘较多的缘故,只用一个奴隶,并且奴隶的活动范围仅限于中庭和他的寝处,而在他身边的这名奴隶通常只能活年余,就得换新人前来,朱海在两年前也曾经来这里挑过两次水,挨过几次打,所以知晓得一清二楚。门口那两名犬卫走后,本应在屋子里的那名奴隶似乎也去了坝子上随身伺候,此地便是空无一人了。

犬乙屋子的空间并不大,仅一张床,两个柜子而已,木几上放置的东西一目了然,朱海想要寻找的酒水似乎并不在此,他摸了摸怀中的奂鱼胆,心中更是有些急迫,寻到酒以后,他还得寻找一处藏身之地,计算好时间等犬乙饮下以后,再现身将其杀死。

朱海也并不是没有想过在酒中下毒的可能,但犬戎十三部分布在这穷山恶水之中,多于邪虫毒物打交道,而犬乙身为巫祭,连对敌时候箭矛上所涂的毒物都是他一手调制,寻常毒物只怕还未近他身,便早被发觉,即使一时疏忽喝下,也定有解救之法。

而要取得厉害的毒物,那过程中自然是无比凶险,朱海终究只得是个十四岁的少年,若是一意孤行去寻厉害毒物,只怕犬乙未死,他早已倒在了取毒的路上,因此他一路上想来想去,竟还是觉得只有这奂鱼胆最合用,虽然得手以后还要自己亲自动手,然而此物无色无味,效用也只是令人深度沉睡,成功的几率应该要大上许多。

他再仔细的在犬乙的住处里搜寻了一阵,还是没有找到放酒之处,忽在旁边发现数件粗糙脏污的衣物,想来是那奴隶换下来的。便顺手将之穿上,心想黑夜中面目本就不易被辨认清楚,穿上这衣服后倘若有什么事情,更有迷惑作用。

出了犬乙的寝处以后,朱海又去正门所对的大堂检看,那里乃是会客,接待之处,酒器也有很大可能被放在那里,然而他再次失望。于是只剩下最后的右厢房没去了,那处乃是犬乙修炼的地方,一些贵重东西也被收藏在里面,因此据说里面布设了许多阴毒诡异的机关,若不是万不得已,朱海实在不愿意贸然进入,只是眼下实在已经没有办法,他一咬牙,走到了右厢房那扇古旧的门前。

走近了朱海才发现,那扇门原来并未关严,露了一条黑漆漆的缝隙,仿佛是一张狰狞凶暴的扁扁兽嘴,贪婪的恭候着猎物的光临。朱海此时却已是骑虎难下,将手按在上面轻轻一推,门便发出十分黯哑难听的“吱呀”声,徐徐开启。这声音在寂静的夜里传出老远,也令朱海的心一下子悬起来,好在似乎周围的人都聚集到坝上去了,他屏住呼吸等候良久,也没发觉周围有什么异动。

室中一片寂静,仿佛里面是被阴魂所主宰着。朱海只觉得连自己的心跳都清晰可见,以至于血液里都生出了一股冰寒邪恶的感觉。一走进去,空气里弥散着一股难闻的腥味,那既仿佛鱼死透后又被沤烂了许久,又若是一头巨兽打了一个快意的饱嗝,久闻了以后,很是有些恶心的感觉。

在这样的环境下,朱海也不敢燃烛,只能安静的立着,等待自己的眼睛适应着这黑暗,好在门外燃着的火把的光芒隐隐约约的反照了些进来,而这屋顶上也开了一个洞,有星月之光微微透入,大概是修炼时候方便取天地之气,渐渐的,屋子里的大概陈设就现出了一个隐约的轮廓。

这所屋子是犬乙三进房屋中最大的一处,零落的家具都是贴墙摆放,将正中空了出来,在屋子中心放了一个木台,其上枝叶青翠宛然。想来犬乙就是坐在其上修炼。在进门的左面,朱海一眼就寻到了自己所要的酒坛,零零散散的堆放在旁边。

但是朱海的心却冷了下来。

在幽暗的光芒下,他发现在酒坛的表面上,闪现着一层薄薄的绿色微芒,这丝光芒似死人骨头中流失出来的鬼火,十分妖异,似有若无的,若不仔细辨认,完全会忽略过去。

而忽略的下场,那便是死!

朱海的年纪虽然幼小,可是记忆力与观察力却是连许多Cheng人都不及的。在四年前商人**之时候,他便亲眼目睹过犬乙在水源中下过这种可怕的巫毒,结果不但那处水源全化作毒泉,连旁边的植物也尽染毒Xing,商人用来托东西的骡马吃了那草,立即发狂乱奔,一时三刻后便化作白骨。

朱海又靠近那堆酒坛,仔细看了一会儿,发觉那一层淡绿的磷光却是浅浅的罩在上面,仿佛一层薄纱似的,并不与酒坛的表面相接触,饶是如此。朱海要想将那奂鱼胆汁不动声色的放进这密封的酒坛中,却是绝无可能。

此时朱海的耳中忽然听到一声微弱的呻吟!这声音拉得长长了,里面似含了无尽的痛楚,怨念,仿佛若地狱最深沉之处厉鬼的幽泣一般!

说来也怪,这房子里四面俱是墙壁,但朱海始终觉得周遭有阴风阵阵旋绕,与自然界的寒冷不同的是,这阴气直浸骨髓,似乎连魂魄都被冷硬了去!他纵然是抱着必死之心而来,只是这等太过诡异的东西,骇怕也是人的本能,朱海只觉得背上凉津津的,连汗毛都倒竖了起来,正想拔腿就跑,猛然间发觉屋子的左边角落上似有一片很是眼熟的东西,心中一动,走过去拾起来一看,那赫然是半截衣襟!

--------是母亲的衣襟!

斯时布料通常是用粗制的棉,麻所制,因为产量极是有限,因此衣物在普通人众中颇为稀少,而犬戎野居山林中,女人所穿的衣服通常都是由自行蜡染,式样花色各异,因此朱海才能将之一眼认出。

这一下,他的心中立即燃烧起一股希冀的火焰!一个素日里在脑海里萦回了许多次的念头激烈的涌现了出来:

“莫非,娘还没有死!”

他立即四下寻找,仔细的查看着还能否发现相关的线索,皇天不负有心人,很快的朱海就凭借在丛林里狩猎时候练出来的一些寻踪查迹的本事,发现了一处通向地窖的暗门。这暗门与地面平行,只是色泽与地板有着些微的差异。朱海的心中固然是急如火焚,但却知道此时急躁不得,耐下心来细细搜寻,却是出乎意料的没有发现任何的机关,一咬牙,用力揭开了那个盖子。

《逆封神》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