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秦殇:凤凰于飞》秦殇:凤凰于飞 小说 BL 秦殇:凤凰于飞激H

秦殇:凤凰于飞

现代言情已完结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草芊芊原创小说《秦殇:凤凰于飞》,主角是姜玉姬,胡亥,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两日后,初七日,石榴木金执位,吉。 整个咸阳宫隐没在阳光的灿烂光辉下,玄瓦朱柱熠熠生辉,宽敞的甬道两侧五步一楼,十步一阁,廊腰缦

|更新:2020-03-24 16:43:07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草芊芊原创小说《秦殇:凤凰于飞》,主角是姜玉姬,胡亥,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两日后,初七日,石榴木金执位,吉。 整个咸阳宫隐没在阳光的灿烂光辉下,玄瓦朱柱熠熠生辉,宽敞的甬道两侧五步一楼,十步一阁,廊腰缦

《秦殇:凤凰于飞》免费试读

两日后,初七日,石榴木金执位,吉。

整个咸阳宫隐没在阳光的灿烂光辉下,玄瓦朱柱熠熠生辉,宽敞的甬道两侧五步一楼,十步一阁,廊腰缦回,檐牙高啄,亭台楼阁在茂密的树荫中微微露出金碧辉煌的一角,入眼处,亭台楼阁、廊桥水榭,无一不精雕玉琢。

可尚不及到达正殿曲台宫,便有一队宫人逶迤而来,为首的一名宫婢极为恭敬地向子婴行了礼,乖巧地笑道,“殿下金安,夫人金安!婢子是羽阳宫的花奴,莲夫人请夫人前去小坐片刻,喝杯茶歇歇脚,陛下这会儿正在殿中与诸臣议事,尚不知几时方休,莲夫人说还是稍后再去谢恩更妥当些。”

姜玉姬偏了偏头,递给了子婴一个问询的眼神,她看到子婴微微皱了一下眉,似乎是深思了一下,方轻轻拍了拍了她的手背,依旧笑得温和,“去吧,本殿见过皇叔后便去羽阳宫拜见莲夫人。”

姜玉姬下了车,随宫人横过一条碧波荡漾的河渠,穿过一道迂回蜿蜒的抄手游廊,方来到羽阳宫的宫门前,微风徐来,雕栏玉砌的宫殿门楼的倒影在水中涟漪中飘荡。

宫中花香袭人,宫人挑起一层层的金纱丝幔,姜玉姬方看到殿正中一方软榻上斜斜地倚着一位美人,只远远地一眼,姜玉姬便发现,此时的莲夫人,却与在王府中相见时的那般刁蛮任性又有几分的不同。

酱紫红的藂罗衫,密密麻麻的珍玉为饰镶边,重工牡丹花的纹饰金丝绣奢华而雍容,高耸的望仙九鬟髻上斜插一支金凤衔玉簪,就那么带着一抹慵懒地撑着额角半倚着,一派端丽高贵的形容,那在王府中眉目间的一抹英气,似乎荡然无存。

姜玉姬按例优雅的下拜,双手齐眉,温婉而语:“恭祝莲夫人万福金安。”

可良久,整个殿堂上却只有微风扬起纱幔飞舞的细响。

姜玉姬依旧低眉敛目,可她却感觉得到莲若的视线,就那么带着一抹怨恨、带着一丝厌弃地胶着在自己身上。

良久,方有一个女声带着几分慵懒之意缓缓开了口:“花奴,你们几个是做什么吃的,本宫不过是困乏了些,略微合了合眼,你们就由着公孙夫人这般拘着礼?还不快快赐座!”

那话语虽软,可言语之意却凌厉无比,似乎与那一晚府坻后院中的娇媚柔软,亦有着天壤之别。

一众宫人敛声静气地道了声“诺”,便有近身的宫婢疾步上前来扶起了姜玉姬,奉了座。

姜玉姬堪堪在下侧坐了,有宫人奉了茶来,规规矩矩地奉给姜玉姬一盏,而玉阶上侍奉莲若的花奴便疾步走了下来,接过另一盏镶嵌暗蓝星彩石的玉盅小心翼翼地转身欲奉于莲若。

许是走得急了些,又若许是一不当心踩到了自己的裙裾,花奴向前踉跄了两步,一个不稳,双手奉着茶盅便连同整个茶盘便全然泼洒在了斜斜地半倚在榻上的莲若的双腿上。

整个大殿,瞬间一片宁静,只有“啪”的一声骤然响起,回音悠长。

“莲夫人恕罪,婢子……”花奴“扑通”一声跪下,半边脸上泛白的掌印清晰可见。

“恕罪?本宫待你可不薄,将你从死人堆里捡了出来,你便是这般报答本宫的?平日里倒是利落伶俐,难不成今日见了公孙殿下,便这般心不静神不宁?殿下那般光风霁月的人物,岂是你这出身卑贱的婢子家奴们可以觊觎的?且不说公孙夫人这会子就坐在这大殿里,你有胆量便求了她去,做奴做婢,还是侧室妾身,也得公孙夫人点头同意。夫人乃上溪村姜氏女,名门望族,且不说你给殿下提鞋都不配,即便是与夫人为奴为婢,你亦是没有三分福分!现如今求我还有何用?还不快滚到殿外去,如何发落,待本宫回明了陛下,自有主张!”

姜玉姬在座位上静听不语,她心底如明镜般地锃亮,莲若此举,不过是做给她看而已,那些话,也不过是说予她听而已,只是可怜了那名唤花奴的婢子,白白挨了一掌,却连低声哭泣一声都不敢。

可偏巧原本跪于玉阶下的花奴却在突然间转了方向,陡然间膝行至姜玉姬面前,重重地连磕三个响头,“夫人救救婢子,婢子冒犯了莲夫人,若报予陛下,按大秦律,婢子便要将这犯事的双手斩去,求夫人救命,夫人救命。”

姜玉姬觉得头疼,倘若花奴不牵连了她进来,兴许莲若并不会真的不顾惜自己宫婢的性命,可眼下,偏偏事与愿违,而她更没想到的是,大秦的宫规律法,竟然是如此有悖常理的严苛与暴戾。

姜玉姬在心底低叹了一回,看向自己面前一脸泪水、眼底的期待和绝望交替流转着的花奴,对她轻轻摇了摇头,只期盼她不要再说出求饶的一言半语来。

可堪堪从座位上起了身,心底思量着如何替花奴讨要一份恩赐,而又不至于驳了莲夫人的颜面时,却有一个温和的女子声音随着软帘的掀起飘了进来,“呦,莲夫人这是唱哪一出?远远地听见,还以为是摆了方戏台子。”

软帘无声地落下,金珠的流苏在帘落后相互碰撞着,清脆细响,一个身材颀长的妇人已然大大方方地走了进来,墨蓝色的衣裙如夜空瓦蓝的一方天幕。

那妇人微微扫视了殿堂一眼,目光便落在了姜玉姬的面上,微微颔首轻笑,继而目光转向高阶上的莲若,“莲夫人好气魄,瞧瞧,这一干人等,大气都不敢出呢。便是我,都还在思量着这只脚要不要再踏了进来。”

“九皇嫂!”莲若此时已是提着濡湿的裙裾从榻上起身迎了下来,在妇人面前连连跺脚,言语一片娇嗔却也难掩怒意,“连九皇嫂都笑话妹妹!这些宫人们毛手毛脚的。九皇嫂宽坐,容妹妹先去更衣,这入秋的天气,一杯热茶热气散尽,好不冰寒刺骨。”

“莲夫人快去,这有了身子的人,万事皆当心些,也不必跟宫人们置气,反倒伤了自己的身子。”妇人和颜悦色地抬了抬手。

偌大的殿堂,仿若随着莲若的离去,那抹聚集的小心翼翼与骤然而聚的惊恐也随之散尽,而花奴已然在地上爬到了来人的面前,伏地不起,“求九夫人救救奴婢,奴婢不想被斩去双手,奴婢家里还有久病卧床的娘亲。求九夫人大恩大德,带奴婢出宫,奴婢下辈子做牛做马,也要报答九夫人”。

九夫人瞥了眼地上的花奴,虽眼底闪过一丝怜悯的颜色,可依旧绕过花奴,行至姜玉姬面前,姜玉姬已然猜测到了来人的身份。她记得子婴隐约提过,家族里尚有一位婶母,是一位极其难得的女中豪杰,嫁与九叔公子高,二人鹣鲽情深,比翼双飞。却不曾想,今日在这里一见,随即盈盈揖拜,轻言细语到,“九夫人安。”

九夫人掩嘴一笑,落落大方地将姜玉姬按坐在软椅上,“叫我九婶便好,前日得了宫里的信报,方知公孙殿下大婚,今日有缘得以一见,果真是个玲珑剔透的人物,也难怪公孙殿下会不顾一切的求娶了来,这别说是血气方刚的男儿,就连我一介女子,瞧着也是欢喜的。”

“九婶过誉”,姜玉姬再次起了身,让出身后的座位,“九婶上座。”

九夫人拉了姜玉姬的手,再次细细打量了番,却是微微一叹,“嫁入天家,外人瞧着荣华富贵,可这份恩泽,却也是烈火烹油,子婴境况尴尬,处处受人掣肘,你多担待些,这鲜花灼锦,指不定哪天便烧了自己,就好比这丫头,可怜见的。”

姜玉姬细细思量着九夫人的话,淡然一笑,“虽说富贵由天,可玉姬希望,能掌控在自己手里的东西,还是会尽全力去争取的。”

九夫人的神色黯了黯,声音也随之低了两分,“你九叔去得冤,若他泉下有知,也会助子婴一臂之力的。”

姜玉姬扫了眼殿堂,所有的宫婢寺人皆低眉敛目,一派两耳不闻窗外事的形容,唯独花奴依旧伏于脚下,因抽泣而起伏着身子。

姜玉姬转身替九夫人斟了杯茶水,转移了话题,“九婶今日也可怜可怜她吧,不过是打翻了一杯热茶,淋湿了莲夫人的衣裳而已。”

“莲夫人平日里并不曾苛待宫人,并鲜少这般生怒大动干戈,也难怪这婢子犯了错会如此惊慌失措,”九夫人再次将姜玉姬按坐在软椅上,自己在一侧坐了,看着伏地不起的花奴,自言自语道,“今日是怎么了,可是这宫中出了什么事扰得她大发脾气?这素来女子有了身孕,便是为孩儿着想,也是更应该心性脾气平和些才对。”

姜玉姬在心底长叹,抬眼瞟了眼殿外,只期盼子婴能早些来,早些带离自己离开这是非之地。

九夫人怔了怔神,出了声,“玉姬,九婶府上如今比不得往日,只怕护不了这婢子的周全,若这婢子定要出宫以躲避罪责,倒不如你向莲夫人你讨要了去,一来她毕竟在名份上是长辈,总得撑着点皇家的颜面,二来,看在殿下的面子上,她也是会应允的。九婶瞧着这婢子倒也是个乖巧伶俐的,且公孙府邸也不多上一个洒扫庭院的仆役。”

伏于地上的花奴听到如此,仿若抓到了救命稻草般将头转向姜玉姬,膝行了两步上得前来,哭诉道,“求公孙夫人成全,婢子下辈子,下下辈子都会记得夫人的大恩大德,婢子不想被斩去双手。”

“好个吃里扒外的东西!本宫有说要将你逐出宫去么?趁着本宫不在,连退路都想好了!本宫还没被打入冷宫,就生出这般背信弃义的念想来!”一声冷笑,莲若的

《秦殇:凤凰于飞》精彩评论

    群像。(欢迎来到这个温情和热血并存的世界,感谢你见证一群少年的成长,成长也许很曲折,但一定足够飞扬足够酣畅)即便我只看了开头几章,就凭这个卷首语+第一章的白眉大侠和“国足都能出线,你还有什么不可能”,我就要强推这《秦殇:凤凰于飞》,仿佛有当年初读的感受。edit:情怀用力过猛-1;部分情节文青虐主-1;超出作者(草芊芊)圈子的部分略失真-1;校园生活活灵活现+1;脑残反派比例少+1;徐威跟我男朋友忒像了+10086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