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绝境追凶:诡雾》绝境逢生 全文免费阅读 绝境追凶:诡雾下克上

绝境追凶:诡雾

奇幻灵异已完结

独家完整版小说《绝境追凶:诡雾》是夜雨江城最新写的一本奇幻灵异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许明远,常俊,书中主要讲述了: 一夜未曾入眠,又或者根本就是一直在梦中,清晨我从床上坐起来之后,脑袋沉重得几乎坠到地面,而且疼痛欲裂,回想起昨夜发生的一切仍然心

|更新:2020-03-24 16:41:33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独家完整版小说《绝境追凶:诡雾》是夜雨江城最新写的一本奇幻灵异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许明远,常俊,书中主要讲述了: 一夜未曾入眠,又或者根本就是一直在梦中,清晨我从床上坐起来之后,脑袋沉重得几乎坠到地面,而且疼痛欲裂,回想起昨夜发生的一切仍然心

《绝境追凶:诡雾》免费试读

一夜未曾入眠,又或者根本就是一直在梦中,清晨我从床上坐起来之后,脑袋沉重得几乎坠到地面,而且疼痛欲裂,回想起昨夜发生的一切仍然心有余悸。

似乎那几个血红的大字只是出现在梦里,我宁愿相信它们只是我若干荒诞梦境中的一个,但当我睡眼惺忪走到浴室兼洗手间的时候,墙上陈列的事实还是让我痛苦地接受了顾命生昨夜的确“来过”这件事。

那几个字倔强地继续在墙上飞舞,以至于最后落款的“顾命生”三个字在我看来格外刺眼。

金环岛便是SET频道本次生活秀栏目组选择的拍摄地,其实我不愿意参加这次拍摄,还有另外一个我不太想说的原因,那便是金环岛上唯一的建筑——古霞山庄是有钱人顾命生之前的一处别业,后来他因为时间不够很少去H省度假,便将这处上世纪40年代的别墅转赠给了SET台的台长,为此我腹诽了许久——因为作为他为数不多的几位朋友之一,我甚至没有接到他任何物质上的赠与。

或许顾命生并不是一个拜金主义者,毕竟据他所说我是他唯一的知心朋友。

那几个血红的大字杵在墙上,好像在催促着我什么,不管顾命生是死是活(我现在几乎已经忽略了昨天看着他被火化的事实),我终于决定,一定要去金环岛看看,虽然我不相信世界上有鬼怪,但顾命生毕竟是我的朋友,再者昨晚在我眼前活生生发生了这么多事,我想不认真都难。

SET频道的制作人接到我的电话时,简直乐开了花。

“啊呀,肖大记者呀,我就说嘛,你这样的新闻界才俊,不参加我们节目真是浪费哦,出场费用这些好说,你来了我们仔细商量,哈哈……”他在电话那头激动地说道,好像我的出现真的能带给他们火山爆发般的收视率一样,不过我知道,SET频道找我仅仅因为我是顾命生的好友,而这次节目的外景地,便是顾命生之前的别业——古霞山庄,那里一定有许多我很了解、但不为大众所知的掌故,要知道对于电视台来说这些可都是能卖钱的。

人死为大,兴许SET电视台也想最后从他身上捞一笔。

我愤愤然地想到这一出,手里收拾行装的动作便加快了。老顾死没死,现在对于我而言已经不那么重要,我天生的强烈好奇心导致我一定要去到金环岛上的古霞山庄,亲口问一问顾命生,他到底在搞什么,不管他是人是鬼。

临走时,我鬼使神差地在书桌上放了一个字条,这当然是留给“顾命生”的:

“老顾,我去金环岛了。”

从江城到H省临海市的航班需要飞行整整两个小时,为了打发这些无聊的时间,顺便调查一下顾命生为什么会葬身异乡的原因,我特意带上了他未完成的书稿《遗船》,随着客机迅速在云端爬升,我被巨大的推力压向椅背。

确切地说,我只是一个小报记者。

在江城众多的新闻记者中,我只是寻常的极为普通的一个,三十岁不到就报道了一些社会上的大案和奇案,虽然文笔拙劣但反响还是不错的,在这其中顾命生带给我很多帮助。作为一名悬疑作家,老顾生前也是一个小道消息的拥趸者,虽然最后被金钱俘虏,但骨子里的那种对好奇事件的钟爱和我气味相投,这也是为什么我非要去金环岛的原因。

趁着客机飞行的当口,我拿出了《遗船》这本书稿,认真地阅读起来。打头的第一句,深合我意:

你可知道,在所谓的事实背后,到底隐藏着什么?

我如饥似渴地阅读下去,发现顾命生主要是写了一些海上奇闻,而且主要是以各国疯传的“鬼船”为线索,当然,他巧妙地把它们中国化了。

“历史上最神秘的幽灵船,也就是我们经常说的‘鬼船’,是来自荷兰的一艘木质帆船,名字叫做‘漂泊的荷兰人’,传说这艘鬼船只会在远海出现,且经常伴随着迷离的海上大雾,没有人准确看清漂泊的荷兰人上面到底有多少船员,只是更多的传说证明,船上唯一被人看到的船员,便是那个终日站立在高桅上的骷髅瞭望员……”

老顾写到了“漂泊的荷兰人”,我会心一笑,记得才认识他时,我家里有一艘船模,便是一艘古旧的三桅帆船,老顾当时肯定地说那艘船便是荷兰人所拥有,兴许正是这艘船模引起了我们共同的话题吧,没想到我能和一个从事商业写作的伪学者成为好朋友。

接着,他罗列了许多国内外古往今来对幽灵船的表述,书稿的气氛不算诡异,也许跟我身边有许多人有关,兴许我在深夜一个人读罢掩卷长思,可能也会觉得背脊发冷,国外的幽灵船介绍完了之后,他写到了中国古代的一些灵异事件。

“……中国的航海业在清朝以前其实是名列世界前茅的,当然随着航海事业的发展,中国也诞生了许多关于幽灵船的诡异传说,这些终日漂泊在大海上不得回归故里的船被当地渔民称为‘遗船’,多在夜黑风高的海上出现,最有名的当属明代的‘阿宝仔’号大型木船,相传阿宝仔号是明三保太监郑和下西洋时意外沉没在西非海岸,因此长期以来航行在这一带的船只经常能在月圆之夜看到一艘庞大的楼船,却没有任何船员,因此人们传说,上面的水手一直渴望回归中土,因此,总希望能攀上路过的船只,回到自己的祖国……”

可能是书稿本身不够惊悚,我阅读了一会儿之后眼神便被漂亮的国航空姐吸引去了,正当我准备向乘务员要一杯水的时候,忽然听到有人在叫我的名字。

“咦,肖南!”

我回头一看,一张似曾相识的面孔展现在我面前,黝黑但不失英俊的脸庞,一身亮色的休闲装,polo衫的领子被很酷地树立起来,很面熟,但我想不起他到底是谁。

“哎呀,认不出我了?我是许明远啊!”那个小伙子咧嘴一笑,竟然露出了两个浅浅的梨涡——我终于想起来了,那个曾经小时候坐在我身后,经常在课堂上用铅笔戳我脊梁骨的混小子,许明远。

“呵,是你呀,好巧,你怎么也去临海市旅游?”我又恢复了一贯的清高和镇定,说实在话,对于许明远这个人,我的印象还停留在高中时期老师“不要和这些社会混混沆瀣一气”的语重心长中。此人生性顽劣,终日与一帮社会混混搅和在一起并且自得其乐。从小到大便是那种大错不犯、小错不断的类型,我是一直对他敬而远之的,没想到居然多年后在飞机上偶遇了。

“我不是去玩的,我是去金环岛……”他有些神秘地侧过身来,小声地对我说道,“我参加SET频道的节目拍摄,顺便提高一下知名度呗,嘿嘿嘿嘿。”

“哦,那,你现在做什么工作呀?”我略微有些木讷地问道,暂时没让他知道我也去往同一个节目摄制组。

“我嘛,做点小生意,实业,嗯,我是做实业的。你在干嘛呢?”许明远轻声微笑着说道,神情中倒是有不少的得意成分,好像在向我昭示着:喏,你看哥们我也有出人头地的一天吧。

“我嘛,呵呵,小记者一个。”我简要地答道。

对于商人,我虽然说不上鄙夷,但总觉得和自己不是一条路上的。

于是在简单的寒暄后便一路无话,本来我想装睡以逃避和许明远的对话,不过这小子好像对我表示出了空前的兴趣,一路上如闹山麻雀一般叽叽喳喳,比女人还啰嗦地跟我聊着过去那些细碎的事,令我不胜烦恼。我甚至感觉在班机上每一分钟都是煎熬,巴不得用缝衣针将他那张嘴缝得严严实实。

煎熬了接近两个小时,航班到港时,正好是下午1点整,我收拾好行李便朝到达厅走去,我随身带的东西不多,而许明远估计大包小包带了不少行李,此刻正在排队等待托运行李到港,我便没有招呼他,直接往出口走去。

找到SET的人并不难,他们的迎接队伍拉出了一个大大的横幅——“欢迎第49期‘精致生活秀’栏目嘉宾”,我顺利地和他们接上了头,得知栏目制作人段鸿飞已经提前出发前往金环岛,我需要在机场等候另外一个跟我同机到达的嘉宾。

没错,那人就是许明远。

接机的小丫头和我简单地寒暄着,看得出她对我也没多大兴趣,我时常觉得电视人多少都有点现实(准确说是势利),现在这一观点又被验证了。果然,当见到新兴实业家许明远时,小丫头片子的脸都快笑开花了,尽管他并没有什么名气。

当许明远听说我也是这期节目的嘉宾时,惊喜之色溢于言表,一个劲拍着我的肩膀向我道贺,我跟着打哈哈,觉得自己有些矫情——SET频道可是全国知名的娱乐频道,其访谈类节目的收视率可是长期居高不下的,能被他们选中当然是我的荣幸,虽然我仅仅是一个陪衬而已。

我们坐着机场大巴往另一侧的停机坪驶去,接机的小丫头解释说,由于金环岛附近的海域有很多暗礁,通常和岛上相连的交通方式只有直升机。于是在一片南国海风的吹拂下,我有生以来第一次坐进了直升机的机舱。每个人都戴好防护耳机后,巨大的旋翼发出激烈的空气震荡声,正当我准备拉紧安全带的时候,直升机如同一只离弦的箭从地面喷薄而起,瞬间便将机场跑道扔在了众人脚下。

从临海市机场到金环岛需要飞行三十分钟,我对于顾命生这处别业一直比较好奇,虽然在他生前我从未来过这里。但他说

《绝境追凶:诡雾》精彩评论

    干娘被杀,后爹黑化,画风转的太突然了。刚从zyd坑里爬出来意图洗眼睛的我又遭受迎头痛击……相比之下还是熊莉莉的悲伤境遇总能一笔带过更让人安慰。希望每一个萌萝莉的成长都不必经历痛苦,哪怕是为王的道路。不是要公主病和玛丽苏,毕竟退到底线,爱护女性和小孩子是也生物性好不好。后续剧情要是再虐洒家就只能再回去看无缺文抚慰心灵了……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