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重生禁咒:邪性小女子》禁咒 T吧 重生禁咒:邪性小女子SM

重生禁咒:邪性小女子

玄幻修真已完结

新书《重生禁咒:邪性小女子》全文在线阅读,作者腊月立春,主角米青,林子洋,是一本玄幻修真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怎么会唱砸呢。”于灵拍了拍她的肩膀,信心十足:“我相信你,你就当咱还在KTV就行,下面那些人都是背景而已。” “那…那我就 试试

|更新:2019-10-09 16:42:21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新书《重生禁咒:邪性小女子》全文在线阅读,作者腊月立春,主角米青,林子洋,是一本玄幻修真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怎么会唱砸呢。”于灵拍了拍她的肩膀,信心十足:“我相信你,你就当咱还在KTV就行,下面那些人都是背景而已。” “那…那我就 试试

《重生禁咒:邪性小女子》免费试读

“怎么会唱砸呢。”于灵拍了拍她的肩膀,信心十足:“我相信你,你就当咱还在KTV就行,下面那些人都是背景而已。”

“那…那我就...试试?”

“行,赶紧换衣服吧!”于灵将一件银灰色的长裙扔给她,还有一个狐狸嘴的面具,面具上还插着一根染了颜色的羽毛。

她自己则拿起一件金光闪闪的灿金色吊带短裙,在身上比了一下,跑去了更衣室。

米青语摊开长裙在身上比了一下,跟于灵那件一比,这件真的是保守多了,除了两条胳膊,基本上都没有露。

心里不禁一暖,于灵还是挺照顾她的心情的,抱起衣服拿好面具便进了另一间更衣室。

等她出来的时候,于灵已经穿戴整齐在镜子前转圈圈,只是面具还没有带上,见米青语出来,眼前一亮便迎了过去。

拉着她站在镜子前,扬起双手,夸张的笑道:“当当当当---美女一枚新鲜出炉。”

“说什么呢!”米青语嗔了一声,也打量起镜子中的自己,哈!面具一带,穿这么一身,自己都不认识自己了呢!

于灵拉起她的手,审视了一下点点头道:“不错,我特意让他们给你挑了一件比较低调保守的衣服,这件还不错嘛,挺适合你的气质,那咱们就这么着吧。”

米青语还有些紧张,只是点点头。

于灵抄起桌子上的面具套在脸上,拉着米青语就向前面跑去,路上对一个年轻人比了一个OK的手势,然后两人就跑到了舞台边的一个角落里站着。

这厢一曲终了,舞台上表演完的几人,像是被人打过招呼似的退了下去,然后音箱里便传出一句暧昧的嗲嗲的女声:“噢!哈尼~姆~嘛~”的声音。

也正是这个声音换回了米青语的神智,那边于灵已经进入状态,开始舞动起来,米青语深吸一口气,抬起话筒就放在了嘴边。

“怎摸雷刚满星星进~留”

“发引药绿嗯留”

“……”

“呀宾洒狗不一坐喔吧赶印题油”

“…留……留………留”

“~~~~~~~~~~~~”

只是换个歌手,换个跳舞的人,下边疯狂的人们根本没有在意,依然随着这首算是比较欢快的格调的歌舞动着,很是带劲。

唱着唱着,米青语也放开了、投入了,边唱边随着乐曲舞动着,她捧着话筒,头微微斜歪着,半眯着眼睛一副忘我的神情,连她唱假音时开始引起台下的注意都不知道。

直到一曲终了,台下猛地响起一阵热烈的掌声时她才如梦初醒,才知道自己是在酒吧的舞台上而非KTV,紧接着下边口哨声此起彼伏的响起,连带着“再来一首”的呼声也传进耳朵。

但她只是微微鞠了一躬,便拉着喘息的于灵跑下台去,一旁的DJ忙跑上去安抚底下的众人,解释说这是特约嘉宾,一天只唱一首,还趁机打个广告说想听的人第二天趁早,或许他也没想到会有这样的反响,一边说着一边安排别人继续表演。

台下

米青语拉着于灵的手一阵后怕:“灵子,怎么回事?你不是说不用理会他们吗?现在又是什么情况啊!我们明天不要来了。”

于灵闻言一阵好笑:“你觉得是什么情况呢?当然是被你的歌声吸引了呗!你不知道,当时你唱那段假音的时候把我也震住了,害我差点跳错舞步,那调调加个电音简直是魔音穿耳啊!”

米青语一边拉下面具,一边拿着自己的衣服就往更衣室走,脸上还苦哈哈的说:“我明天是不来了。”

“别啊!”于灵忙拉住她说:“大不了明天咱不唱这首了,酒吧这些人就是寻个刺激。咱明天来个委婉的,我跳段古典舞,这不是他们喜欢的类型,不就不会引起他们注意了吗?你可不能前功尽弃啊!”

米青语皱着眉头道:“可我总觉得这样不好。”

于灵拍了拍她的背道:“有什么不好啊,你要是担心被别人认出来,明天你再戴顶帽子。”

“那好吧!”米青语勉强答应:“那我们快点回去吧!”

于灵点点头,两人换好衣服,还是从后门偷偷的溜走了。

.........

等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八点半了,米青语怕打扰到林子洋,本打算轻轻开门然后悄悄回自己房间的,谁知道一开门却见他好整以暇的坐在沙发上,手里还捧着一本书在看。

钥匙碰撞的声音响起来的时候,林子洋就知道她回来了,见她进来一副错愕的模样,笑了笑道:“你回来了!”

“呃…嗯!”米青语转身关上门,回过头倒了杯水拿在手里:“你怎么还没有休息?”

“我在等你。”林子洋放下书,站起来直接走到她身前,伸出一支手道:“手给我。”

米青语愕然道:“干…干嘛?”双手握住杯子,不动。

见她那表情,林子洋一阵好笑:“我只是帮你把把脉而已。”说着不等她回绝,直接捞过来一支手就捏上了脉门。

手收回来的时候,米青语一脸惊奇:“你还会把脉啊,现在中医简直比元素医师还要少了。”

林子洋只是淡淡的“嗯”了一声:“我爸爸修的就是元素医师,而且他还是一名中医,我跟着他多多少少也就学会了点,再加上我本身拥有一点光元素,所以我的志向就是成为一名元素医师啊!”

“那就是物尽其用喽,你很适合。”米青语扬了扬自己的手腕:“干嘛给我把脉啊,我年纪轻轻的应该没什么病。”

林子洋瞄了她一眼,重新坐到沙发上才道:“没事了,下午看你脸色有点苍白,看看你恢复了没有!”

“哦,这样,那…我回房间了。”

“刚才米妈妈打电话来了。”

作势要回房间的米青语忙扭过头道:“哦?妈妈有没有说什么时候回来?”

“她说…”林子洋抬头看向她:“…快了。”

米青语皱了一张脸,挥挥手道:“妈妈真不靠谱,我去睡觉了。”

“嗯!早点睡,别为了看书熬夜,会老的很快。”林子洋埋首书中,凉凉的来了一句。

米青语又转过头来,眯眼瞧了瞧林子洋手中的书,登时睁大眼,又跑到他跟前,指着那书道:“不是让你不要乱动我书房的书吗?”

林子洋耸了耸肩道:“我没有乱动啊,我只是拿来看看。”

说罢,有点嫌弃的翻了翻手中略显粗糙的小说,摇了摇头道:“虽然小说内容写的不错,可惜都是盗版啊,字这么小,还密密麻麻的,难怪你眼睛近视的那么严重啊!”

“我…我…”米青语哭笑不得的道:“我又没求着你看,你还品头论足上了,那你别看了。”说着就去抢夺林子洋手中的书。

谁知道她还没开始抢,林子洋已经合上书放在她手里,双手插在裤子口袋里,抬脚就回房间了,倒把米青语搞得莫名其妙,不知道怎么回事,难道他生气了?

不至于吧!

抿了抿嘴,米青语嘟囔一声“真小气”也回了房间。

一夜无话

灵术交流大会的训练正式开始了,训练是枯燥而乏味的,无非就是如何更好的配合,如何将输出最大化,遇到各种各样的问题,再想办法解决各种各样的问题,就这样,一天就这么过去了。

于是放学后,吃过饭的两人又来到了酒吧的后门,今天于灵自己带来了她的古典演出服,因为她觉得酒吧这种地方是不会进购这种长袖飘飘的服装的,他们只会尽可能的将衣服的布料缩小到不能再少。

而米青语则挑了一件米白色的晚礼服,很保守的那种,长袖微喇,下摆很宽,很古典的感觉,又配了一顶前面带着半截黑纱的的同色帽子,半遮面面具一带,平添几分神秘。

而于灵则一袭桃粉色束身衣裤,将她本就苗条的身段衬的更加玲珑,袖子和裤子都是大喇叭荷叶状,两臂还缠着一条中间粉、两边白的飘带,因为今天要演唱的歌曲是---

《月满西楼》

今天照样在舞台角楼等了一小会儿,音乐响起的时候于灵甩着两条飘带踩着小碎步步入舞台中央,两条飘带在她手中活灵活现就像拥有了生命一般。

“红藕香残玉簟秋,轻解罗裳独上兰舟”

米青语踩着歌调慢腾腾的走出来,当发现台下众人的反应的时候她发现自己错了,或许她们选了一首酒吧里压根没有播放过的歌曲,想到可能不会被人注意到。

但她忘了,酒吧是什么地方呢?是热闹的,甚至是吵闹的,总归不会是这样安静的,而他们选择的这首歌恰恰是这样安静而恬淡的,与之前的环境这般的天差地别,想不被注意恐怕都不容易吧!

显然于灵也注意到了,但两人如今只有硬着头皮演下去,米青语心里咬咬牙,决定以后再也不来了,便抱着破罐子破摔的想法,便没什么好顾及的了,也不管底下人什么反应,就这么唱。

“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

……

却上心头”

唱完一半,中间有一段比较长的音乐,米青语也不管台下,就去看于灵跳舞,那轻灵的舞步着实令人升出一种内心空灵的感觉,她甚至在想,如果自己用元素力将她像昨天那样拉住飞起来,那飘带的效果是不是更好。

那台下岂不是要疯狂了,好吧!她还是记得,自己现在站立的地方是酒吧,是酒吧的舞台---

《重生禁咒:邪性小女子》精彩评论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腊月立春)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米青,林子洋)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腊月立春)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重生禁咒:邪性小女子》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米青,林子洋),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