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凤谋九重》凤女九重免费阅读全文 妖孽受 凤谋九重清水文

凤谋九重

古代言情已完结

独家完整版小说《凤谋九重》是生当如樗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吕策,那青年,书中主要讲述了: 青年又吩咐随从,“赵成,你叫观主收拾一间干净的客舍出来。”尔后回身向吕绰道:“小娘子形容狼狈,不如且去客舍歇歇,吃口清茶。” 这

阅文集团|更新:2019-10-07 08:39:26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独家完整版小说《凤谋九重》是生当如樗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吕策,那青年,书中主要讲述了: 青年又吩咐随从,“赵成,你叫观主收拾一间干净的客舍出来。”尔后回身向吕绰道:“小娘子形容狼狈,不如且去客舍歇歇,吃口清茶。” 这

《凤谋九重》免费试读

青年又吩咐随从,“赵成,你叫观主收拾一间干净的客舍出来。”尔后回身向吕绰道:“小娘子形容狼狈,不如且去客舍歇歇,吃口清茶。”

这人面目如玉,行事好似浪荡不羁,然而却是心思狡诲,自己从来就看不透、猜不明。

他忽然现身于此,救自己于危难,吕绰的第一个反应,这出知道英雄救美的戏码,是他安排的。可定神一想,又觉着不对,他是怎么知

自己会在青云观暂歇的?难道他在吕府有细作?就算是,用来谋算一个小女娘,也未免太小题大做了吧。

这一出,多半还是崔氏的手笔。

然就此事不是他安排的,瓜田李下的,自己能避则避的好。

吕绰掩了眸底的清冷,微笑婉辞:“多谢公子好意了。家中就差车子就来接了,不必麻烦观中。”说着,迈步要走。

青年笑道:“这又有甚么麻烦的。”说话间侧身拦了吕绰的去路,伸手请道:“途中偶遇也是缘份,小娘子就赏我一个面子吧。”

看他都耍起无赖来了,吕绰嘴角挑了抹冷笑,待要拿正言严辞,却见吕策从月洞门走了来,吕绰换了笑脸,迎上前,“二郎,你可算来了。”

“怎么弄成这付模样了?”吕策见她周身只剩一支步摇,茉香又散乱着头发,眼眸赤红,神色又惊惶不定。只当是旁边的青年男子欺侮她们,故尔转身喝问:“哪里来的轻浮浪子这样大胆,敢戏侮官家小娘子!”

吕绰还不及开口,那青年已微笑赔礼,“确是我唐突了小娘子,还望兄台见谅一二。”

吕策冷凝星眸,将那青年上下一通打量,见他一双媚眼似笑非笑,锦袍华冠,举止轻佻。吕策不免将他认作京中纨绔,怒声质问:“你是哪家的子弟?如此放诞无礼!”

那青年笑着作揖,“兄台暂且息怒。小弟鲁莽,改日必上刘家向司徒大人,小娘子陪不是。只是,刘大郎小弟也识得,不知兄台是……”

吕绰听得这句,眸光一闪——原来他适才就是一旁。然他,又怎会不认得刘琳!可是他却不拆穿自己,是为了取笑,还是别有用心?

吕策虽不知为何他何将吕绰认作刘家小娘子,却也没有辩驳,听他问起自己的身份,淡淡丢了一句,“与你无干。”掉头向吕绰道:“车已经到了,咱们走吧。你到车里再收拾过,太晚了可不像。”

吕绰点点头,随吕策而去,出了月洞门后,她稍停了半步,眸光复杂地回头向那青年一望,

那青年却一直望着他兄妹行去的方向,微微而笑,连随从回来了都不知道。

“君上,咱们也快些动身吧。”

青年恍若未闻,轻薄且线条分明的嘴角噙了媚人的笑,“这位小娘子,倒是有趣的很,谎话张口就来,又一点慌张的神色都没有。你猜她是哪家的小娘子。”

大汉回道:“属下不知。”

那青年淡然一笑,“能受邀往别庄给国太拜寿的也就那几户人家。咱们谁还不认得么?”

大汉蹙眉道:“君上的意思是?”

青年微笑道:“走吧。看看在别庄能不能碰上这位小娘子。”

吕家的马车沿着山道一路飞驰。车厢内,吕绰一面重新梳妆,一面将青云观的事告诉给吕策。又道,“你也瞧见了,青云观就那么大的地方,咱们吵嚷出那样大的声响都没有道人来。还有那小花园子**又是怎么开的?此般种种,只怕是有心人做有心事。”

“你的意思是……”吕策剑眉微蹙,沉默了小半晌,摇头道,“不对。我本是随大哥出门的,见你的车子回来了,便传车夫来问,谁知他都家去了。”

“家去了才好呢!”茉香被那几个泼皮吓得不轻,鲜桃似的嫩脸到这会还带着惨白,听了这话更是忿忿:“如此可不拖得久了。那几个泼皮才好使坏。真该捆了他们送去衙门的!”

吕绰冷斜了她一眼,道:“送去了又怎样?人家可不就是想把事情传扬了出去,我坏了名声,选妃无望才好。”

茉香嘟着小嘴,刹是委屈地道:“如此说,竟就算了不成。”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吕绰眯了杏眸微笑,“急甚么。”自己才刚刚到京,甚至还没有入宫,来日方长,不论这事是谁设计的,总能讨回来,“现下我只担心……”吕绰话说到一半,又咽了回去,只在眉头上留了淡淡一抹忧色,吕策问她,她笑笑只说没甚么。

吕策见她不想多说,也就不再问了,“现下最要紧的是要入选。不然……”吕策看了眼吕绰,欲语还休。

吕绰挑着嘴角一笑,“不然甚么?”

吕策沉默了半晌,方下决心说道:“我前两日无意间听得大嫂说,祖母的意思,你倘落选就送去女贞观做个女冠,替吕家祈福积德。”

“老夫人怎能这样!”茉香惊声叫道:“再怎么说,小娘子也是在吕家族谱上记了名的,送去做女冠,老夫人就不怕旁人闲话么。”

吕绰好笑道:“我朝贵女出家做女冠的还少么?就连高皇帝的玉清公主,为替圣穆高皇后祈福消灾,也出家做女冠呢。”

茉香嘟着嘴道:“可在信州,只有家里穷得没法子过活了,才会将小女娘送去道观做女冠,外人看在眼里跟卖女儿差不多的。”

吕策看她的眸光透着一丝疑惑,“你来京才多久,又不曾出门。怎么连高祖朝的事都知道。”

吕绰的笑容在嘴角一僵,旋即瞪了吕策一眼,“这还不是因着你伯娘,她不带我出门,我在屋里只好看书打发时日。前些时候翻到一本《九州志》,上边提及太平观,我才知道这一回事的。”

“还有这样的好书,回去你翻出来给我瞧瞧。”

吕策好兵法,而“地势”又是兵书中“五要”之一。他被父母拘着,不能纵游天下,因此对志书一类甚好之,听见一个“志”就能两眼放光。

吕绰眼睛一斜,“我随手翻的,哪里还记得丢哪里去了。”

兄妹二人说着话,不知不觉马车停了下来,小厮在车帘外禀道:“小娘子,到了。”

《凤谋九重》精彩评论

    作者(生当如樗)可能开文的时候也没有做过主线大纲吧。从王熙凤到林如海,废太子,贾母都是红楼世界。成为王熙凤的时候贾赦花心女主(吕策,那青年)还会有点不开心。但是过后很好的接受了现实。毕竟女主(吕策,那青年)穿越前已经是个退休的老太太了,什么事情没遇到过。之后独立出去的白狐世界又给女主(吕策,那青年)增加了阅历和成长。到变成林海成为一个需要有三子七孙的人。经过一段时间的心理建设还有原主的残念等等也成为了一个有妻有妾的人。废太子有一个很好的大脑,这个时候她开始学会怎么做皇帝,一个国家的管理和建设,加上在后世学到的知识帮助了她的成长。殷商出现的帝辛有成为男主(吕策,那青年)的趋势。当是两人思想差距蛮大的。不看好。也不喜欢,直男癌加上古代的大男子主义。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