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鬼大巴》鬼大巴 电影在线观看 Basher 鬼大巴cj

鬼大巴

灵异已完结

主角叫老于,李老爷的小说是《鬼大巴》,它的作者是阴险的悟净最新写的一本灵异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李员外说:那我就老实跟你说吧,前些日子,敝府的确发生了一件事,其实也算不了什么大事,敝府有一个叫阿菁的婢女,乃自小就被卖到我家的

阅文集团|更新:2019-09-28 00:41:07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叫老于,李老爷的小说是《鬼大巴》,它的作者是阴险的悟净最新写的一本灵异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李员外说:那我就老实跟你说吧,前些日子,敝府的确发生了一件事,其实也算不了什么大事,敝府有一个叫阿菁的婢女,乃自小就被卖到我家的

《鬼大巴》免费试读

李员外说:那我就老实跟你说吧,前些日子,敝府的确发生了一件事,其实也算不了什么大事,敝府有一个叫阿菁的婢女,乃自小就被卖到我家的,近年我看她出落得越发水灵,便有意把她纳为小妾,在一个月前,我把这个事跟她说了。不想她坚决不从,原来她早就跟一个叫阿福的男仆好上了,我当时勃然大怒,马上命人把阿福叫来,当着阿菁的面把阿福痛打了一顿,我本以为他俩会从此断绝关系,不想他俩竟密谋私奔,我发现了他俩的企图,就命人去抓,他俩就逃,跑着跑着,就跑到了花园里面的那口水井前,这时我的人已经把他俩包围,他俩已经插翅难飞,但可能是把他俩逼急了,他俩竟双双跳了井,我当时就吓坏了,虽说都是自家的奴才,但好歹也是两条人命啊,我马上命人用大石板把井封了,并警告在场的人要严守秘密。过些天,我还打算把这口井填了,算是作个了结吧。

小于仕冷冷说道:李老爷,您为了一已私欲,生生迫死了一对有情人,你这个孽,造的可真不轻啊。

胡说八道!李员外有点恼羞成怒:这两个人不仅暗中私通还密谋私奔,如此伤风败德,死了也是活该!

小于仕说:好了,李老爷,小的来这里不是为了跟您争论谁对谁错的。关键是这对男女死的如此冤屈,弄不好是会变成厉鬼的,到时可就永无宁日了。

这正是李员外最担心的事情,他试探着问小于仕:那你有没有解决的办法?

小于仕说:还得先让我看看那口水井再说,老爷您带我去一趟好吗?

李员外想了想,说:那就去吧。

李员外的家,可以说是“村中村”,大的能让人迷路,此时明月当空,照得地上一洒银,瑟瑟秋风中带着点悲怆的味道。

李员外带了几个家丁,老于爷俩跟着在回廊小径兜兜转转了好一阵才看到了那口井,那口井的井台有一尺多高,加上压在上面的厚石板,远远望去倒更象是一座坟头。

李员外走到离水井还有好几丈远的地方就站住了,他指着水井对小于仕说:前面那个便是了,你去看看吧。

老于爷俩走到那口水井前,才发现这是一口很大的井,两个人都围不过来,井口被几条条石板封得严严实实,小于仕把耳朵贴在石板上听了一会,对老于说:阿爹,请您也听一听,里面是否有动静?

老于也把耳朵贴到石板上,仔细听了一会,他说:没有啊,那有什么动静?

小于仕笑着说:阿爹您一身清白,当然听不见了,李老爷,要不您也来听听?小于仕说着向李员外招了招手。

怎么,老夫也过来?李员外愣了一下,他还真的不太敢去,他虽然口硬,但心却一直是虚得很的。

怎么,老爷您心虚了?不敢过来吗?小于仕使出了激将法。

胡说,老夫一生纵横南北,什么大风浪没见过!李员外在众人面前拉不下面子,只好壮着胆子走了过来。

小于仕说:李老爷,那请您听听井里是否有些动静?

李员外把耳朵贴在石板上,但就这么一贴,他的脸色马上就变了......

啊!李员外突然一声惊叫,整个人跳了起来,他连连后退,最后双腿发软,一屁股坐在地上,全身抖得跟筛子似的。

李老爷,您听到什么啦?小于仕笑着问。

我......我......我......

李员外“我”了半天,却愣是说不下去。

小于仕说:李老爷,您是听到井里有人在哭泣吧?那还有没有听到阿菁和阿福说要杀了您?

老于有点奇怪:小三儿,真有这么可怕的事情?我怎么完全听不出来呢?

小于仕笑道:阿爹,您看李老爷他老人家都吓得差点尿裤子啦,还会有假吗?

这时,众家丁已经上前把李员外扶起,李员外惊魂未定,也顾不上身份和面子,对小于仕拱手说:于......于公子,您可得帮帮老夫啊!

小于仕说:李老爷,说来还真幸亏您没把井填上,不然连我也没办法了,不过,当务之急还是赶紧把这两人的尸体捞上来。

什么,捞,捞上来?李员外又紧张起来了。

小于仕说:您别以为让他俩在井里泡着就会安全一些,其实正相反,水井乃积凶长怨的地方,他俩的尸体在井里泡得越久,怨气就越重,就会越难对付。

那......李员外用眼睛扫了一下身边的家丁,家丁们纷纷后退,一个个面露难色,那表情分明在说:宁肯被老爷您开了,也绝不会去干这种玩儿命的活。

小于仕对老于说:阿爹,看来这次还得麻烦您上阵啊。

李员外一听马上堆起笑脸:对,对,老于,您干这个最在行了,放心,老夫一定会重赏。

老于想了想,说:我倒不是怕,不过,这井到底有多深?水又有多深?如果水太深了我也没办法啊。

这时,有一个年纪较大的家丁说:打这口井的时候我在场,这口井深三丈二尺,水深嘛,现在不是雨季,应该不深,如按往年来看,大约也就三四尺。

老于说:那就没问题了,这个活儿我就接了吧,不过光靠我一个人也不行,还得找我的两个儿子来帮忙。

李员外听了马上差人去请,小于仕又说:请老爷找两条板凳,一副床板,一床新褥子,架到水井旁,还有,准备些结实的粗绳子,再打一碗新烧酒来。李员外又吩咐家丁一一照办。

过了不久,老于的两个儿子都来了,小于仕请两位哥哥把封在井口的条石全部搬开,老于往井里瞧了一下,只见下面漆黑一团,什么都看不见,只感到有丝丝寒气从井里冒上来。

下面一定很冷啊。老于说。

这时,小于仕拿着一海碗的烧酒,咬破自已的食指,伸到酒里划拉了一阵,好象在写什么字,然后把酒递给老于:阿爹,喝了这碗酒吧,可帮您抵御井水的阴寒。

虽然老于不明白儿子那几下子是什么意思,但寒秋深夜下水井,喝碗酒暖暖身子还是很有必要的,于是把满碗的烧酒一口气干了,顿时觉得全身火火的烫。老于拿根粗绳绑住腰部,就准备下井了。

这时李员外装着很关心的说:老于,您可得小心啊。然后又问小于仕:于公子,还有什么别的吩咐吗?

小于仕说:没有啦,暂时就这些吧。

李员外马上说:老夫还有些事情要办,那这里就全拜托您啦?

你们!李员外又瞪着眼对众家丁说:你们全部留在这里,听于公子的差遣,不得有半点违抗!

小于仕笑道:李老爷,那就请您自便吧,不过.....如果待会阿菁和阿福去找您的话,小的就鞭长莫及啰。

那......李员外把已迈出去的步子又收了回来,十分尴尬的干笑着说:那,我还是留在这看着吧。

李员外吩咐家丁搬来一把椅子,放到离水井七八丈远的地方,他就坐在那看着。

《鬼大巴》精彩评论

    群像。(欢迎来到这个温情和热血并存的世界,感谢你见证一群少年的成长,成长也许很曲折,但一定足够飞扬足够酣畅)即便我只看了开头几章,就凭这个卷首语+第一章的白眉大侠和“国足都能出线,你还有什么不可能”,我就要强推这《鬼大巴》,仿佛有当年初读的感受。edit:情怀用力过猛-1;部分情节文青虐主-1;超出作者(阴险的悟净)圈子的部分略失真-1;校园生活活灵活现+1;脑残反派比例少+1;徐威跟我男朋友忒像了+10086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